穿越不确定性有多难?这家百年日本企业分享了几招 | 未来力

穿越不确定性有多难?这家百年日本企业分享了几招 | 未来力

DR未来 Hi,生活在2020年的大家好!这一年,如你们正感受到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间节点,新冠疫情、去全球化⋯⋯一系列的事件,让事物运行的常态被撕裂,太多的不确定性汹涌而至,同时,新的运行规则也在形成。

 

我来自未来。必须要告诉大家的是——确实,2020年后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需要尚处于迷雾之中的人们尽快调整自己,同时也要携起手来,共同提升适应新挑战的能力。

 

可是,你们能把握到未来吗?知道未来需要你们做些什么改变吗?

 

第一财经与旭化成共同推出了特别企划未来力系列,与大家一起探求未来力的精髓。

 

对于未来,旭化成的社长小堀秀毅言辞间略显谨慎,他经过冷静的思考,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想法。

 

《世界是平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3月发文称,新冠疫情是新的历史分期的起点,如同公元前和公元后那样,可以将历史划分为新冠之前(Before Corona)与新冠之后(After Corona)。

 

没有人怀疑,接下来的世界运行可能出现新的样态,遵循新的规则。那么,未来需要什么?作为一个社会公民,企业又如何能在不确定中,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帮助人们更好地适应未来?

 

小堀秀毅对突发的巨大冲击并不陌生,自1978年进入日本旭化成,至今40多年,他见证了1990年代的泡沫经济崩盘、2000年的IT泡沫破裂,也正面遭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的冲击。

 

遇到事的时候,就回到原点,想一想我们的初心是什么,理念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一旦回归原点去思考未来,在不透明中,至少有两点能确定,一是需要更多重视地球环境,一是需要更多维护健康和生命。小堀说。

 

旭化成要做的,就是始终跟随大众需求的变化,提供价值,提供解决方法。

畅想明天 构筑未来是旭化成始终秉承的口号。

 

因为疫情,杀菌需求持续增加。于是,在不接触的情况下能对物体表面杀菌的深紫外线LED引发市场越来越多的关注。

 

杀菌方法主要分为紫外线杀菌、加热杀菌、药物杀菌。其中,紫外线杀菌技术起源于1960年代,作为一种常用的物理杀菌方法,其原理是利用适当波长的紫外线,破坏微生物机体细胞中DNARNA的分子结构,使细胞灭活,达到杀菌的效果。

 

传统的紫外线杀菌通过汞灯来实现,但是汞灯里的水银一旦破裂,会对人体和环境产生不利的影响,深紫外线LED则避免了这些问题,可以广泛应用于水、空气和物体表面的杀菌。例如车辆的清洁,与传统手工喷洒消毒相比,深紫外线LED杀菌将车厢内40分钟的消毒时间缩短到仅60秒,且全车消毒仅需300秒即可完成。

 

2017年上海国际水展上,旭化成的子公司CrystalISInc.(以下简称“Crystal IS”)推出了世界上首款用深紫外线LED杀菌的Klaran芯片。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尽早地专注于氮化铝材料,并开发和制造氮化铝基板。旭化成从事深紫外线LED研发和商业化进程的久世直洋说。

 

2019年,旭化成与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名古屋大学天野浩教授合作,首次成功使用氮化铝基板在室温下进行了深紫外波长(272nm)激光振荡,突破了这一领域十多年来无人成功的研究困境。

 

现在,疫情带来了更大量的杀菌需求,深紫外线LED被用于更多的场景:医院病房、生物实验室、洁净室等高风险的场所可以使用,也可以为小尺寸的个人物件杀菌消毒,例如门把手、公用电脑的键盘和钥匙。疫情的扩大使Crystal IS收到的询价数量提升为以往的1015倍。深紫外线LED现在开始也用于水的杀菌,小堀秀毅说,用深紫外线LED照水12秒,就能达到杀菌效果。

 

目前,旭化成正致力于将杀菌模块商业化,更多开发水、物体表面和空气杀菌产品。

 

623日,旭化成和Crystal IS宣布启动“UVC Accelerator Program”,以支持开发深紫外线LED的开发。这项工作旨在收集深紫外线LED的商业灵感,为被选中的创新公司提供25万美元的投资,发挥这些公司在深紫外线LED应用方面的创新想法,加速产品开发。

 

几年之内,我们希望使大家能够买到带有深紫外线LED的家用电器。久世直洋说。


2020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紫外线消毒器卫生要求》最新国家标准,并将于202011月起正式生效。这个备受LED行业关注的新标准,将紫外线杀菌灯的中心波由253.7纳米扩展到200280纳米。这意味着,新型的深紫外线LED也被纳入其中。

 

但事实上,旭化成针对深紫外线LED的技术布局从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

 

2008年,旭化成开始对深紫外线LED的研究,并于2011年收购深紫外线LED技术开发公司Crystal ISCIS),也由此获得了这家美国公司花费15年时间研发出来的氮化铝基板技术。

 

旭化成的长期研发方针是面向未来30年的,不能说改就改,要在现有核心技术的延长线和发展基础上继续推进研发。

 

以未来30年为目标,旭化成会进一步细化目标,形成短期、中期、长期相结合的发展规划:最近10年可能发生什么变化,旭化成因此需要做什么。更进一步,考虑到未来10年、30年的变化,3年内旭化成应该如何布局。

 

近年来,旭化成开始制定并实施3年经营计划。20194月,旭化成启动了新3年中期经营计划“CS+ for Tomorrow 2021”,并以“Care for PeopleCare for Earth”(思考人类与地球的未来)来表明旭化成的立场——为人类和地球的可持续发展做贡献。

 

着眼于未来的一个案例,来自于旭化成名誉特别研究员——吉野彰(Akira Yoshino)。201912月,诺贝尔化学奖被授予锂电池的3位发明者——美国科学家约翰·古迪纳夫、斯坦利·威廷汉以及吉野彰。

 

1972年加入旭化成的吉野彰是旭化成的名誉特别研究员,他在1985年创造了全球第一个商业上可行的锂离子电池雏形。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称:自从锂离子电池1991年进入市场以来,它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它们奠定了无线、无化石燃料社会的基础,对人类有极大的好处。

 

之所以能精准地把握未来的科研方向,得益于旭化成丰富的人才储备。小堀秀毅曾表示,我敏锐地意识到业务增长策略是要与人力资源策略联系起来的,这个很重要。

 

除了诺奖得主,旭化成还有多位获得紫绶褒章的成员,紫绶褒章是日本政府所颁发的褒章之一,授予学术、艺术、运动领域中贡献卓著的人,旭化成共有10人获得过这一褒章。

 

之所以能精准地把握未来的科研方向,还得益于旭化成的理念——为大众需求提供解决方案。

 

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如果不研发出世界上人们可以使用的产品,那是没有意义的。久世直洋说。

 

今年5月,旭化成公布了“CS+ for Tomorrow 2021”的进展,提出把受疫情影响发生巨大变化的当下作为革新的机遇,推进业务结构调整。

 

变化之一,就是要把旭化成的经营资源优先投入到健康领域,力争使其成为材料、建筑之外的第三个支柱型业务。

 

小堀秀毅说,我们要更加关注人类的生命与健康,加速发展健康领域业务。自1922年旭绢织株式会社成立至今的近100年,旭化成的业务布局已经多次变化,它也被称为多元化优等生

 

旭化成创立于1922年,最初以肥料和使用天然材料的纤维为主要业务。为了实现在更大范围内使大众的生活更加富足这一理想,1957年它与美国陶氏化学公司合资成立旭陶氏株式会社,开始生产聚苯乙烯,进军合成树脂领域;1959年,在富士开始生产腈纶纤维CashmilonTM,正式进军合成纤维领域;1967年,在松户开始生产轻质加气混凝土HebelTM,正式进军建材领域;1968年,进军石油化学领域;1972年,旭化成住宅株式会社成立,正式开展Hebel HausTM业务,进军住宅领域;1974年,旭医疗株式会社成立,开始生产人工肾脏,进军医疗器械领域;1980年,宫崎电子株式会社成立,进军霍尔元件业务领域……

 

从化工、纺织起步,目前旭化成以事业控股公司和6个事业公司为核心,聚焦在材料、住宅、健康3个领域开展业务。

 

一切的业务多元化,都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和脉络——满足大众需求。

 

“1922年,是日本确立生活基础的时代,人们需要更多的生产生活物资,那我们就生产硫酸铵等肥料原料以及人造丝等;当生活变得富足,人们需要更高层次的健康与舒适,我们就关注如何提高生活的质量。小堀秀毅说。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技术进步以及结构变化的提速,也要求业务转型和发展提速。因此,近年来旭化成更多通过外部引进、并购等方式完成新事业的开拓。

 

20191125日,旭化成宣布决定以约1432亿日元(约合9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美国制药公司VELOXIS PHARMACEUTICALS。该公司在美国等地拥有自己的渠道,销售肾移植手术后所需的免疫抑制剂。旭化成希望通过此次收购,在美国的医药品市场确立事业平台。

 

此前的2012年,旭化成还以约1800亿日元(当时汇率)的价格收购了生产和销售用于救护车和医院的心脏除颤仪的美国卓尔医学产品公司(ZOLL),正式进军急救医疗领域。

 

小堀秀毅曾说过,经营战略和人才战略的联动极为重要

 

根据社会需求,向新业务发起新挑战,这一方面需要准备把握社会需求变化,一方面也需要强有力的挑战者。

 

只有一线的、年轻的员工自发地提出新想法,才能提高公司的创造力。小堀秀毅说,仅仅服从上层的指示,只会让企业的创新实践陷入停滞。

 

对于注重论资排辈、讲究等级的日本企业来说,这样的想法显得格外不一般。但是,这个想法,也来自小堀秀毅的自身经历。

 

1978年,小堀秀毅进入旭化成后,被分配到和美国陶氏化学合资的公司旭陶氏公司,负责一种新型树脂的市场开发。当时的他会背着装满颗粒树脂、大约5公斤重的袋子跑客户。除办公自动化(OA)设备和汽车相关的客户以外,他还积极与之后市场增长显著的电子产品及家用电器的客户保持沟通,为扩大该产品的规模做出了贡献。

 

1985年,他被调去负责刚开始启动的LSI(半导体)事业部。小堀秀毅认为社会已进入多媒体时代,人们在个人电脑上听音乐、看电影的频率越来越高,将数字信号转换为模拟信号的DA转换器将有很大发展,也正好能发挥旭化成的特长。于是,他于1994年启动了“D500”项目(销售目标定为每月50万个)。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三年后,这个转换器的月销量就超过了200万台。

 

1985年左右的旭化成,开展新业务时主要从企业内部调派人员组建项目团队从零开始钻研。结果是培养了一种员工可以去挑战新事业的风气,能承受挑战的旭化成员工有很多。小堀秀毅说。

 

可是,如何鼓励一线员工没有思想负担地提出想法?实际上在公司里,大家叫我小堀桑。

 

旭化成有一个不成文规定:下属称呼上级时,不称地位、职位,而是在姓之后加上。小堀秀毅说,在日常交流中,如果下属称呼上级的职位,两者之间会产生距离,下属很难坦诚说出自己的意见和想法,这样一来,企业的活力就会被削弱。称呼,体现了旭化成的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说什么都很方便。

 

旭化成具有吸纳年轻人、一线员工意见的氛围。小堀秀毅说,重视一线,率真交流,这些构成了旭化成业务调整的整体思路。对于员工的业绩,旭化成不会用一个短时间周期去评价。我们重视工作中的思路、挑战精神,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

 

会让你自由地做事情。久世直洋这样评价旭化成的企业氛围。一名一线员工说,我们不断完善思想,不断努力。思想的热潮是吸引人的力量,思想的力量造就了一个可以互相激励的团队。

 

和平、和谐,这是小堀对未来的期许。保护地球环境,人类和平相处,朝一个共同的方向努力。

 

在旭化成诞生地宫崎县延冈市,小堀秀毅曾对新入社的员工们说:要成长,我们必须挑战新事物并改变事物。现在,要实现和平、和谐的未来,更需如此。

 

Dr未来 未来力包含想象力、创新力、执行力——旭化成告诉我们还有年轻力。借助于未来力,旭化成得以持续满足当下的大众需求,并为未来做好布局,提升适应新挑战的能力。

 

未来几期,我们要逐一分析旭化成的几项针对未来的研究,看是不是能够在未来发挥作用,让我们的地球更美好,人类更健康。



 




20-12-06
隐私保护版权声明上海工商 copyright Asahi Kas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01988-5号